三少

【推理文】空山夜





第一章 远程死亡






        城郊市区外有片叠青泻翠的森林,空气常年湿润,仅有几户猎人错综坐落的居住在深林中,靠在森林中打猎维持生活。

       夜深人非静,靠在林区附近传来了争吵不休的声音,屋内的灯光暖黄色的照射着,一对夫妻正为些鸡毛蒜皮的家事吵的不可开交,透过窗户看到男人手持着猎枪,女人举着菜刀。

       屋内的设备非常简陋,连菜刀都生了锈,灶台常年使用的痕凸显了它的年龄。女人正靠着台面,男人倾倒性的压吼着女人,可看得出来女人并不惧怕。

       忽然间争吵在轮到男人还嘴的时候停止,他皱着眉头双眼发直的盯着窗外。

       女人循目光转过头去,窗外什么也没有。

       “老头儿,你要吵不过我就乖乖认错,别给我扯开话题。”女人稍显得意。

       “败家娘们儿,闭嘴!看。”男人小心翼翼的仍指着那扇窗户外。

       女人呆滞的回头,看到一张似脸非脸的上半身正透过窗户注视着他们。女人一个激灵躲到了男人身后。

       月光折射下,那个头有副狰狞的面孔在笑。

       男人惊慌下持起猎枪,一枪穿透了窗外的黑影,“砰-”玻璃碎了,黑影倒下了。

       男人惊慌下迟缓了几秒,女人决定去埋了这副尸体,不论尸体是属于野兽还是人类。

      “小声点,别让孩子听到了。”女人用手指指简劣的二楼,孩子的书房也亮着昏黄的灯,男人点点头。

       男人拿了麻袋二话不说将尸体兜住,系了个死结滚到木头做的运车上,不明东西南北的朝一个方向直行前进,将尸体埋在了土地里。

       翌日清晨,空气已经潮湿起来,夜晚下过的山雨打湿了泥土,连碎在一楼厨房外的窗玻璃碴子都镶进土壤几分,即便是血液也已经渗入。


     丁程鑫拎着大清早出门买的豆浆和烧卖,他行走的目的在过了石拱桥多走两个马路的警局,可他并不是警局的人,只是习惯了给日日被案件所疲惫的马嘉祺买早餐。

       六月本是赏荷花的好月份,本来就烧灼的大地再配上正处于胶着状态的警局,惹得人心情沉重且郁闷。

       “又有新案子了?”丁程鑫把买好的早饭打开放到桌子上,掰开一次性筷子,捅出吸管捣破塑料薄膜把豆浆推到马嘉祺面前。

       “嗯。我们已经私下里进行了几天调查了,重庆市郊区的山林死了一个人。”马嘉祺端起豆浆吸了一大口在口腔,分流咽下,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了,本就白皙的面孔更消了血色。

       “山林野兽多,说不定是野兽袭击呢?”丁程鑫撑着一侧头。

       “死者胸口近心脏处有子弹,是猎枪远程射击的。”马嘉祺一口塞一个烧卖,吃完后就要抓紧时间去郊区,这次丁程鑫执意要跟去。


       车后面是几个办事精炼的协警,路途遥远,警队已经收拾好了入住那里的准备。

       “怕吗?”马嘉祺合上案件袋,转头问丁程鑫。

       “才不怕呢。”丁程鑫丢下一个“傲娇哼”。

       马嘉祺笑笑,丁程鑫当然怕。

       马嘉祺在路上向丁程鑫介绍了目前情况,“深林里一直零散的住着些猎户,我们已经基本上排除了死者野兽杀害和自杀的可能性,是猎枪的远程射击,且正对心脏附近,因此推下来,最后可能的就是仇人杀害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去查与死者有仇的人不就好了吗?”

       “问题就在这里,死者生前积德积善,没有仇人。”马嘉祺揉揉太阳穴。

       车上一片寂静,所有矛头指向这里。

       既然是有人对准心脏附近远程射击,必定是远处埋伏许久,并且熟知死者的行踪,就基本排除误杀的可能性,可死者行善终身,就连称为“猎人”也不杀害任何不对他造成生命威胁的野兽。

       冷空气一直持续到下车,警察们第二次进入深林里,由于案发当日夜晚就下了雨,许多可勘察的痕迹都被磨除,只剩一具挣扎过的尸体。

       只不过后来连几天山林都是持续高温天气,潮湿的空气热沉沉的,让人直觉难受。

文集


1、告别浪漫(3k+)


我一生都坚守和他的浪漫,直到奇迹真的发生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3227123933674




2、魑魅把戏(1w7+)


我最终还是败给了他的魑魅把戏。

上篇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3634911027279


下篇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3635514005811




3、男朋友太明目张胆了怎么办?(1k)


TYT训练日常的超甜脑洞延伸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5338280627803




4、红酒杯(1k+)


简亓x方宙。激情宿舍车文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3090096990572




5、非食用草莓(1k)


由可食用草莓到不可食用草莓,妙啊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6164531475932




6、广播室里那点事(1k+)


某宝俏咪咪的在大庭广众下呼唤男友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6164569016130




7、将军可否多留一日(2k+)


南征北战遇到的人,一定会心系到远方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8416838452583




8、灵魂契约(近3k)


如果我们灵魂相爱,那就挣脱肉体的枷锁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8159712839360




9、浪漫小丑(2k)


不论台下喧嚣与否,我只属于你,没有期限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7114209356701




10、摄像师的自述(1k+)


我,sdfj一枚钢铁直男,每天饱受狗粮的折磨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8674699707693




11、结界(3k+)


年下攻+娱乐圈R18+车,慎入。

http://www.iyuji.cn/iyuji/s/ZGVDdVRnVlNvUSt1Mm5xWEFtcS94dz09/1538850925328423




这我犯的滔天大罪,补给你们。

悲爱狐狸

BGM:狐狸 - 薛之谦



高中七班。他的长相十分精致过于好看,像初春刚出洞的上等狐狸,无人能比。


女生递来的情书如同废纸,他从始至终未有翻开看过,更是像玩腻了的玩具一般被丢弃的云淡风轻。尽管如此,她们还是捧着反复破碎的心一次次做无用功。


图书馆只是丁程鑫的避险之处,像狐狸的洞穴。窗边的座位能将风景一览无余,一些烂尾小说摊在桌子上,丁程鑫干脆拿出耳机随机播放靠在窗楞上出神。


春季亦是雨季,没有夏天的叠青泻翠,倒是一片青色,犹如少年的青涩。


眼生少年忽然在对面入座,抱着对于丁程鑫来说穷极无聊的书本。丁程鑫不喜盯着别人打量,却在无意间多看了少年几眼。


高鼻梁和禁/欲/薄唇,丹凤眼却不失好看。


他从未喜欢过什么人,庸俗虽也存在在他的词典里,但同时百无聊赖也在。


情愫会迟到,但绝对不缺席。


少年被盯的不自然抬起了头,丁程鑫赶紧慌张的扭过头去,心脏头一秒还在砰砰直跳诉说心动,却还要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
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,被染了灰色的云朵显得阴沉郁闷,图书馆安静的氛围让丁程鑫起了绵绵困意。临近上课时间,来看丁程鑫的或来看书的纷纷回去。


少年将丁程鑫的书本放回原处后,发现在位置上熟睡的人早已没有了踪影。算了,大概是被叫醒了吧。


少年离开后丁程鑫才从书柜后露出半个小脑袋,温柔的少年吗?想拥有。


刚才谴倦馥郁的睡意在课上起了兴,连梦里都是少年高挑的身影。怎么会说动情就动了情。


小道消息来得快,起码在丁程鑫这里也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。少年名叫马嘉祺,身高生日喜好成绩包括现在的情感状况都一一入耳。


听说他一直在追求校花,而校花和丁程鑫同班并且喜欢丁程鑫已久,垃圾桶里数以千计的情书中说不定就掺杂过她的。


好像是听说过追求校花的男孩一绝浪漫,双商都很高,说的就是马嘉祺吧。


丁程鑫咬断了嘴里的铅笔。如果在高中还不能拥有他,那年少雨季不是白白给了时光吗?


自打那日之后。食堂里总有一个少年向另一个少年贴近,阅览室里总有一个少年坐在另一个少年对面,遮遮掩掩把所有举动向他展示却始终不敢坦言对少年的爱。


而丁程鑫所谓洁癖全然不知被抛洒何处。


马嘉祺却忽然等量代换将丁程鑫划入了自己的情敌一面,开始离开食堂,开始不再去图书室,开始避开与狐狸的一切。却没有向他说明一切,丢下的只不过是不置可否的逃避。


从此图书室的窗台一角剩下丁程鑫一个人,食堂剩下丁程鑫一个人,就连马嘉祺班级的门也莫名其妙的时刻关着,唯一能见一面的机缘竟只剩下马嘉祺到后门找沈雨洁了。



都铜墙铁壁,那谁来负责表心意。



丁程鑫决定找马嘉祺说清楚。“马嘉祺,你故意躲我?”与其说是疑问句,倒不如说是肯定句。


马嘉祺不置可否的看着丁程鑫,眼看着马嘉祺就要关上班门,丁程鑫一只手撑着门开口,“马嘉祺,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?”


“你应该明白,我喜欢雨洁。”马嘉祺力气很大,关门的声音足以回荡在楼道里,丁程鑫的手被震的生疼。


就是因为这样我们连朋友都没办法做吗?丁程鑫鼻子干干的,狐狸欲哭无泪。



马嘉祺害怕成为兄弟面对三角恋的关系更容易伤害彼此,而狐狸的心脆弱无比。



翌日清晨,丁程鑫的桌柜里依旧被塞满了情书。丁程鑫顶着被熏红的眼角,异于平常是他把所有情书塞入了书包。

果然,沈雨洁的情书也在。中午午休丁程鑫抱着没看完的烂尾小说坐在沈雨洁对面的位置上。


“雨洁,喜欢我多久了?”丁程鑫放大了点音量,让故意靠近沈雨洁坐着的马嘉祺能够听清楚。

“啊?那个,有一年了。”女生面对暗恋的人总是扭扭捏捏。

“那...现在让你做我女朋友迟吗?”丁程鑫又提高了一个声调,只字片语都让马嘉祺听的一清二楚,不过不至于被阅览室的管理人员逮住训骂。

“真的吗?”沈雨洁被眼前的书本伪装的气质非凡,也概是男生都喜欢她的缘故吧。

“嗯,真的。”丁程鑫点点头,露出属于狐狸的甜美笑容,眼睛打了弯眯成一条曲线。



马嘉祺指尖攥的发白。



“丁程鑫,你故意的。”放学后,马嘉祺把丁程鑫单独围在了教室,一只手挡住了丁程鑫的去路。


“我就不信什么人还让你马嘉祺放不下。”说罢丁程鑫拍开了马嘉祺的胳膊离开了。



沉浸在错爱里的人总是不懂得珍惜,明明选择谁才是正确的,在马嘉祺心里还是鱼龙混杂一锅粥。



无论马嘉祺在哪都能看到丁程鑫拉着沈雨洁甘之如饴的样子,即使脾气再好也无法容忍。对于爱到深处的人,换是谁怕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
“放学巷口见。”丁程鑫上完卫生间回到教室,看到了桌子上的纸条,毫无疑问是马嘉祺写的。


巷口腐臭的味道很刺鼻,丁程鑫拎着书包走到巷子看到了马嘉祺拿着棍子。


打架吗?按理说丁程鑫大可自鸣得意,从前论单对多他可从来没输过,都是别人趴在地上的。可是狐狸不能露出尾巴来,不是吗?


“原来我们的五好少年还打架啊。”丁程鑫闲情逸致的说着。



马嘉祺上来给他了一拳,力度不算轻,丁程鑫嘴角渗出一点点血。



“怎么,看我抢了你心仪的人,生气啦?”丁程鑫莞尔一笑。


话音刚落,马嘉祺咬紧牙又挥上来了一拳,丁程鑫的还手软绵绵的有气无力。



“有意思么丁程鑫?沈雨洁那么喜欢你,你就这么对待她?!”马嘉祺斯里歇底的吼了出来,巷口有路过的学生都绕行了。


丁程鑫的心莫名被不偏不倚的猛扎一下,鼻尖一酸,滚烫的泪珠就落了下来。“我也那么喜欢你啊...可是你对我呢?”桃花眼里留下的泪珠晶莹通透,眼角被熏红。马嘉祺的心忽然一颤。


“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男生。”马嘉祺走了,说谎话心里会难受的。马嘉祺一个晚上没睡着。



隔天教室里忽然沸沸扬扬传起了消息。



“丁程鑫性取向为男?!喜欢马嘉祺被果断拒绝?!”这样的标题黑底白字的大写加粗的放在了校园头条上。


是啊,现在的社会和人们都无法认可,国家也还未颁布bl的合格法。
【bl:boyslove 男性和男性之间的爱】


丁程鑫一坐到座位上周边的男女都开始八卦,向他问了各种风口浪尖的问题来证实。不期而至的消息让狐狸乱了阵脚,忽然间好惧怕人们对他性取向的看法。


马嘉祺找到了头条圈的发布者,才知道是当天躲在巷口边的学生,还录了音,是对话倒数的那两句。发布者的主页里全都是对于同性的唾骂,不知道为什么马嘉祺也忽然有些害怕。


手机键盘上输入的“麻烦你把校园头条圈删除”被马嘉祺一个字一个字删除,不是情敌的吗?马嘉祺的心已经坏了。



“麻烦明天同一时间把录音放出去。”打完这行字按了发送键,便无法撤回。



丁程鑫一个人靠在图书馆发起了呆。幸亏能够掩饰自己的还有沈雨洁。


“哎哥,你不会真喜欢男的吧?”小胖领着一堆人挤在对面,每一双眼睛都充斥着好奇和八卦。


“我去这都是假的,你们脑子都卡屎了吗?我和雨洁都好好的,难道你们瞎吗?”丁程鑫没好气的回答着,说罢把杂志挡在自己的小脸前。


下午的风波总算平静些,他们大概会想:也是,喜欢男的怎么还会和沈雨洁在一起呢?


丁程鑫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收尾了,没想到翌日清晨的头条,竟把丁程鑫和马嘉祺在巷子的录音发了出来,还有对于丁程鑫和沈雨洁在一起的说明。


真实到句句戳心。丁程鑫呆在手机屏幕面前,他能请假选择逃避吗?不能。如今他好想钻进地缝里。


为什么会有录音?马嘉祺不带手机。照他的样子这件事连知道都不知道啊,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
什么情书全都烟消云散了,剩下的是塞满桌柜的要求道歉书。“早说你他妈喜欢男的啊,害老娘我为你白费了那么多青春!”都是之类的话,丁程鑫坐在位置上哭着翻完了所有的纸。


曾经的兄弟朋友,曾经喜欢自己的女生,如今全都围在丁程鑫的身边,唾骂声里唾沫星子炸开了花。


马嘉祺从自己班的门可以看到丁程鑫班的后门,扪心想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火。


丁程鑫抹了抹泪,继续打开手机千方百计的把发布者的资料调出来。熬到放学把人揪到了后操场一顿打,围观的人数不胜数。


“谁他妈让你这么做的,同性怎么了?你敢说你不爱你爸?!狗东西!”说完两拳挥了上去。始作俑者又是谁?


有人叫了老师,校长领导全部赶到,学生自动调节队形。校长的手劲够大,扇了丁程鑫两记耳光。


丁程鑫被打的偏过头去,微微抬头红肿的眼睛在围观的人群中看到了马嘉祺。


公然打架被学校记大过还要付医药费,被父母训被老师训,唯一好在没有人会敢当面嘲笑自己了。只有异样的眼神向丁程鑫投来了。


今后的孤独不是被爱慕,而是被讨厌。


假如这件事马嘉祺亲自来说明了,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?马嘉祺心如刀绞。


沈雨洁不偏不倚的在这段时间请了假,她父母又不让看手机。这些事情她还一概不知,还是得了空就用座机给丁程鑫打电话。


丁程鑫找马嘉祺。被他人另眼相待的感受,无论换做是谁都无法和丁程鑫感同身受。


“你隔岸观火,为何不救我?”丁程鑫红着眼睛,昨日被老师扇过的青紫色还在脸上分明的露着。


“火是我放的,为何要救你。”马嘉祺的眼圈也微红,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说清楚对丁程鑫是什么感觉,喜欢吗?他不确定。“和雨洁分手吧,我就让这件事到此为止,我们还是兄弟。”
【没有真的放火,对放出录音这件事情做个比方】

语出惊人,丁程鑫早就没办法崩住泪腺了,眼泪犹如倾盆大雨瓢泼而下。“好,我答应。”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,能做兄弟了吗?那好,狐狸愿意。


分手的事情来得突然,沈雨洁没办法放下,当他回到学校得知了事情的所以然时,到食堂找到了丁程鑫,扇了他。


“渣男!算你有良心提前和我分手。”丁程鑫低着头,接受了这一记耳光,接受了周围嘲讽的眼光。


世人太警惕,道听途说里,口碑轮不到狐狸。从来没有丁程鑫解释的机会,没有狐狸证明自己的机会。


总有人来不及证明就已经被看腻。走廊里都是故意躲避他的身影,会在他突然进门的时候泼上一桶凉水。因为性取向的歧视总要受到不同的待遇。


早已看不惯丁程鑫的男生无缘由的捉弄丁程鑫,当初一厢情愿的女生没好气的说话算计他。就连老师也对他另眼看待。


大人有隔阂,同学不明白。无人理解的世界就算再解释都会被看作为无力的狡辩。


自丁程鑫和沈雨洁分手之后她和马嘉祺就顺利的在一起了。头条消息全被删除,录音也消失了。尽管最初有些人还是站在丁程鑫这一面的,最终还是被无尽的谩骂带着跟风跑偏了。


说好的兄弟呢,剩下的只是马嘉祺敷衍了事的回答。沈雨洁不允许马嘉祺和丁程鑫有任何交流。


狐狸脆弱的心终于不堪一击了,他努力了,却失败了。归根结底都是不该动情,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在茫茫人海中多看了马嘉祺几眼。


随后的一年里天资过人的丁程鑫稍做努力便超越了许多人,身价因为那件事降低了许多层次,卷子被胡乱画的概率为满。


尽管如此丁程鑫还是会在人群中多看马嘉祺几眼,偶尔一对视,总觉得马嘉祺的眼里有说不出的情感。


“听说没,马嘉祺打单对多去了。”丁程鑫听到周围人叽叽喳喳的八卦停了笔。

“我去没有吧,咱三好学生会打架吗?”丁程鑫一听忍不住想笑,得了吧那拳头没啥力气。他埋头继续写作业。

“谁知道呢,说不定深藏不露。而且据说还是为了沈雨洁去的。”说到这里,丁程鑫的笔尖断了。

“哎几点在哪,我得去凑凑热闹啊,三好学生打架事件,想想都刺激。”


那些人看了看丁程鑫挪了个地方继续说,丁程鑫只听到了放学后。可是地点,十有八九是巷口。


“马嘉祺怎么傻乎乎的真以为打得过我啊,还去打单对多。”丁程鑫想。那天在巷口狐狸伪装的很好,被马嘉祺打,还手软绵绵的,还演的跟真的似的。难不成马嘉祺目睹丁程鑫把发布者打残的时候,觉得自己更厉害了一个层次?


要去看看吗?放学后丁程鑫荡悠悠的走到巷口发现一个人都没有。


还能在哪啊?丁程鑫慌了。


忽然听见酒瓶子破碎的声音,丁程鑫的心率飙升。直接冲向了声音的源头,马嘉祺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!什么嘛,原来是酒鬼。


虚惊一场,说好的放下还是放不下。


往小巷深处走去,看见了明明灭灭的人群,丁程鑫跑过去被淹没在了人群堆里。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,女生握紧拳头紧张的说着“马嘉祺啊啊啊”。


丁程鑫挤了许久才挤到前面一些,马嘉祺已经被打在地上了,大口的喘着粗气,裤子破了洞,身上都是脏脏的灰,嘴角和脸上的伤疤还在流血。



丁程鑫抬头定睛一看,属总校来最厉害的的扛把子,社会人的大哥们,马嘉祺真是不要命了啊。



身后又有两脚踹向了马嘉祺,直接倒在地上了。丁程鑫直接卸下书包挥过去让马嘉祺避免了更多的攻击。


丁程鑫低头这才看清马嘉祺膝盖上破的伤口,布满膝盖的伤口凹陷出红色的伤口,流着鲜艳的血。想想丁程鑫第一次打架,大概和马嘉祺差不多吧。


“来两个人把他送到医院去!”丁程鑫向后面吼。


丁程鑫朝马嘉祺笑了笑回头立刻翻脸打架,对方的人数和棍子太多,同一时间落在丁程鑫的肩膀肚子和膝盖上,敲骨吸髓的痛。


有人把马嘉祺背了回去,随后所有人群都走了。是啊,大家都是来看马嘉祺的,自己只不过是越俎代庖多管闲事罢了。


丁程鑫看着大家小心翼翼对待马嘉祺的时候哭了,脖颈却措不及防的受了一棍子,和社会人打能坚持多久,不过是很快被踹到了地上。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感刺激着大脑,他想昏厥,可必须保证马嘉祺安全。


用我领地,讨好你


站起身来拿着酒瓶砸到了一个人脑袋,夺过他手里的棍立刻挥上去,棍还没落下,警察便在赶到身后了。


被挟持到警局后那些人一口咬定是丁程鑫先动的手,询问时候问道丁程鑫是如此吗?丁程鑫说“是。”


“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,是我一个人一直和他们在打。”丁程鑫坚定的说。


“这次打架所有的责任我来担,敢把马嘉祺透出来我让你们一辈子坐牢。”丁程鑫靠近他们当中的大哥说到。


一辈子坐牢不至于,丁程鑫有文化,而他们不懂,恐吓而已。他们果真在意料之内的频频点头答应。


警察把事情告诉学校后,丁程鑫算是彻彻底底被处分,个人档案袋里挤满了过错,考大学无望了。


“丁程鑫,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次日在学校马嘉祺拦住了丁程鑫的路。


“本来警察看到的就是我在打架啊。”


“明明是我!”马嘉祺转头就走。


“你干什么去?!要是敢去讲实情那些社会人也会受到影响和惩罚,到时候是我要面临被打死了好吗?”丁程鑫抓住马嘉祺的胳膊,随后赶紧松开。“拜托了。”丁程鑫恳求的说着。


“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?!你会考不了大学的!”马嘉祺说的没错,丁程鑫本来就天资过人。


“从打了那个发布者之后我就考不了了好吗?”丁程鑫看着马嘉祺,澄澈通透的眼眸里蕴含了星光。


备战高考过后他们分道扬镳,马嘉祺还和沈雨洁在一起,毕竟他们喜好兴趣都相投。


丁程鑫一个人去打拼了,手机里虽然还存着马嘉祺的电话,却从没有勇气拨通过。


无论在哪里都遇到了面试困难,个人档案袋里的笔记永远无法褪去。生活过的不尽人意,风餐露宿便是家常便菜。


七年过后,丁程鑫脑海里的那个少年还在,面部轮廓仍然清晰,庆幸时光没有带走丁程鑫的初心。


丁程鑫在包子店安稳打工了三年,存下了钱准备买车,可是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暂缓了这个计划。


“一个月后我的婚礼,来吗?”下面有具体时间和地址。是马嘉祺,要结婚了吗?


马嘉祺给丁程鑫拨通了电话,简单的聊了聊昔日和如今,概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。


“和沈雨洁结婚吗?”丁程鑫问。

“不是,怎么会走那么久呢。”马嘉祺回复。

“也是。到时候见见新娘子。”丁程鑫嗤之以鼻嘲讽自己。清澈的嗓音和冷峻的外表,怎么还是放不下。

“好。”电话不久后便挂了。



越来越临近婚礼时间,坐车来回买西装和礼品,送点礼金。丁程鑫的一切又都要从头开始了。

在婚礼当天,狐狸在喜欢的人面前学会了伪装。桃花眼里有星河在闪烁,是晶莹剔透的宝石。

丁程鑫祝马嘉祺新婚快乐。